下书看 > 危机危机月球的秘密 > 第227章 火星民政局见

危机危机月球的秘密 第227章 火星民政局见

    六人在李维的办公室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最终确定了流浪火星从火星轨道出发一直到比邻星B这4.22光年距离的航行线路。

    李维抹了一下额角渗出的汗珠,微微地舒了一口气。

    当其他人还沉浸在星辰大海的幻想中时,丁玉香看了看手机环,已经是清晨的5点了。她惊诧地说道:“各位,时间已经来到了清晨5点,还有1个小时,太阳就要从火星的地平线升起。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只是……”

    丁玉香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黄剑一直对这个漂亮聪慧的小姑娘挺有好感的,他马上问道:“小丁,只是什么?”

    丁玉香低着头,望着脚上的高跟鞋说道:“家父身体并不好,最近还住院了,我想赶在日出之前到医院看看他。还有1个小时,公交车早已经停运了。大家都不愿意在白天出门。”

    菲利普斯笑了笑说道:“小丁姑娘,这有什么困难的,让李主任开车搭你到医院吧,他反正也是顺路的。”

    李维马上点点头说道:“小丁,我家就在医院附近,还有1个小时就日出了,赶紧走吧。”

    黄剑望着他俩匆匆离开的身影,心中涌起了一股愤懑。其他人也随着四散而去。

    在李维的新能源特斯拉上,丁玉香就坐在副驾上,这个位置平常都是吴敏坐的。

    丁玉香客气地朝李维说道:“李主任,这真是麻烦你了。对了,刚才您说到的脉冲星导航,现实中有成功的案例吗?”

    李维点点头,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当然有,脉冲星导航早在2018年的时候就有华夏国的科学家成功地实现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找到能长期产生电磁信号,位置又相对固定的三颗脉冲星。对了,还有动态的银河系恒星目录,也是需要的。”

    丁玉香点了点头,就静静地坐在副驾上,望着远处熹微的晨光发呆。

    李维见丁玉香不说话,他便找了一个话题,企图打破这种尴尬局面:“对了,小丁,丁松教授现在的状况怎样?我看他也68岁了。”

    丁玉香情绪有些激动,她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家父上周才被诊断为胃癌,现在的状况很不理想。吃饭只能吃流食,估计他不能陪我去遥远的比邻星了。”话音未落,丁玉香就啜泣起来了。

    “等会儿,我也上病房看看丁松教授吧。毕竟他是我年轻时最敬佩的科学家之一。”李维说道。

    在智能医院内,丁松教授正躺在白色的移动病床上,因为是VIP病人,所以有两名机器人护工在陪伴着。在病房外,还来了三名记者,他们收到丁松教授病重的消息后,都跑来采访,因为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随便报道一下都是火星新城里的头条新闻。

    其中一名记者的专长是报道明星绯闻之类的新闻,俗称狗仔队。

    就在他们拿着长枪短炮在医院里徘徊的时候,李维和满脸泪花的丁玉香正往丁松的病房里赶。狗仔队记者朝另外两个记者说道:“咦,那不是天体物理研究所的李维主任啊,他怎么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了。哇塞,赶紧拍下来,这又是一件大新闻啊。”

    另外一个记者说道:“你这也敢报道啊,为了点击率你还真豁出去了。”话音未落,狗仔队记者已经偷偷用镜头记录下了李维和丁玉香亲密

    接触的瞬间。

    “父亲,你怎样了?感觉好些了吗?要吃点什么?”丁玉香走进丁松教授的床前,朝双眼紧闭的父亲问道。

    “丁教授,希望你能平安。”李维也在一旁说道。

    “丁先生,丁先生,有访客。”机器人护工也在一旁用电音说道。

    丁松教授这才吃力地睁开了眼睛,见到女儿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块儿,便问道:“阿香,他是谁?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我只想喝点水。”

    李维马上端来一杯白开水,礼貌地递给了丁松道:“丁教授,我是天体物理研究所的李维,也是你女儿丁玉香的同事,我知道,您一直在星际导弹领域有着很大的建树,炸掉月球的那10000枚安装在青藏高原上的导弹就是您的杰作。”

    丁松听了这番话,露出了久违的慈祥微笑,说道:“年轻人,难得你还记得我过去的事情啊。星际导弹可是我花费了多年心血的科研成果,另外还有磁轨炮、离子炮、原子炮……轰隆几声,就把那些可恶的外星人轰走。呵呵呵……”

    三人都笑了起来,冰冷的病房里难得有了一丝温馨祥和的气氛。

    丁玉香指着李维说道:“爸爸,您觉得他还是年轻人啊?”

    丁松教授微笑道:“难道不是吗?比起爸爸来说,他可是年轻人了。”

    李维怪不好意思地说道:“丁教授,我今年也52岁了,也在奔六的路上,哪里还年轻了啊。这是我的名片,等你好了之后,说不定我们还有业务往来呢。”李维给丁松递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丁松认真地看了看李维的名片,才知道原来眼前的中年男人是流浪火星计划的技术总负责人,火星天体物理研究所的主任,执行过登月任务的工程师。

    丁松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没想到,你就是电视里曾经报道过的李维,李主任,从你那长串的头衔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对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啊。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话音未落,三名记者就从病房的门外闯了进来,噼里啪啦的,他们便拍了很多张不同角度的照片。

    “你好,丁教授!我是红星新闻的万记者,请问能采访一下你吗?”其中一个记者把麦克风伸到了丁松的嘴前,客气地问道。

    丁玉香面对这些不请自来的记者,有些恼怒了,她用手挡住了镜头,愤怒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你们让开,请你们出去,丁松教授他身体虚弱,接受不了你们的采访。”

    把记者赶走之后,丁松教授的精神渐渐好转了一些,距离日出还有不到20分钟,李维匆匆告辞后,便驱车回到家中。

    家里静悄悄的,儿子还在儿童房里呼呼大睡。李维脱下沉重的宇航服,朝室内喊了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吴敏背对着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正在报道着今天的新闻:

    “火星天体物理研究所的李维主任,带着一个年轻的漂亮小姑娘出现在医院里。这个小姑娘和丁松教授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电视还在不停地播着,吴敏早就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只是她仍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面朝电视,背对着李维。

    李维看到电视上的画面,他和丁玉香正肩并肩地在医院的过道走着

    。他马上跟妻子解释道:“吴敏,你听我解释。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吴敏冷冷地笑了两声,竭斯底里地骂道:“好不要脸的两人,现在整个火星新城都等着看你和她,我说怎么你最近变得那么冷淡了!原来是认识了一朵娇艳的丁香花,难怪啊,心都飞走了。”

    “吴敏,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些这样的风凉话。太阳现在很不稳定,随时都会喷射出高能带电粒子,日珥现在越来越大,如果明年(2043)我们不能赶在1月出发,我们都要葬身火星的。现在已经是2042年的8月了,你算算,我们距离出发还剩4个月的时间了。你以为我昨晚去哪里了……”李维有些生气了。

    “我就知道,你总是找些理由来哄骗我,昨晚你一晚没回家,你敢说你不是在和丁香一起?我说你变了,你倒还倒打一耙,说我变了。”吴敏神经质地质问道。

    “我昨晚确实是和丁玉香在一起,但是,昨晚还有郑易凡、菲利普斯、黄剑、张浩天都在场的。我们是在工作,又不是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为了规划流浪火星的航线,我们都在呕心沥血。直到凌晨5点我们才下班,因为丁玉香她父亲还在住院,快天亮公交车都停止运营了,我才送她去医院探望他父亲。你知道她父亲是谁吗?可是大名鼎鼎的星际导弹专家丁松!”

    此时的吴敏早已失去了理智,她坚信她自己看到就是事实。她抡起家里的一个宇航服头盔,使劲地往地上一砸,噼啪一声清脆的响声,钢化玻璃碎了一地。

    “你!简直是无法理喻!”李维把门一甩就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现在是清晨的6点30分,巨大的太阳就从地平线渐渐地升了起来。

    现在跑出去,无疑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还没到正午,室外的温度就达到了32摄氏度。强烈的光线把李维的眼睛刺得无法睁开。

    他戴上了墨镜,在酷热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机器人清洁工在大路上洒水降温。

    李维通过刷脸权限进入了无人超市,他买了一打啤酒,一个人坐在超市的门口喝起了闷酒。他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自打少男少女聊天SHI认识吴敏,到现在足足过去了37年了。他在氧气闸那脱掉了头盔,他摸着自己已经胡子拉扎,早已不年轻的脸,他一口气地把一罐啤酒灌进了肚子,他无奈地自言自语道:“少男少女聊天SHI,我叫暗月骑士,她叫轻舞飞扬。还有飞鹰、天残土豆、痞子王……呵呵呵,那时的我们怎么就可以这么地,这么地快乐啊。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真的不愿意读什么天体物理专业,更不希望参加登月任务。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肯定还在温暖的京城,陪在爱人、父母的身边。”

    想到这里,李维的手机环忽然响了起来。是吴敏的来电,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听了电话:“你,你还想怎样?”

    “赶紧回来吧,现在外面很热,既然我们之间已经无法再继续了,那我就成全你和丁玉香。等今晚太阳落山后,我们就到附近的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显然,吴敏的情绪很不稳定,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啜泣着。

    究竟李维会不会同意和吴敏离婚?他们的关系还能修复如初吗?

    请留意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