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看 > 被召唤到异界的丧尸 > 50、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被召唤到异界的丧尸 50、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这一招还蛮好用的,真的一滴血都没有呢!”

    夺过1对方的兵刃,学着对方的招数,将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做了一遍。

    唯一的区别的就是,自己的脑袋,对方砍不下来。

    而对方的脑袋,却被轻而易举的砍掉了,脖子的断口处,一片焦黄,宛如烤肉那般的,皮肉缩紧将血液锁住,所以脖子肿了一圈,可以看到青筋暴起的画面。

    “这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很公平。”

    林呆呆微笑着说出一番话,他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很好很公平,然后就望向了另一位护卫。

    他也对自己砍了一刀,虽然他一刀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但自己还是要礼尚往来回敬一下的,这叫做人情。

    凌厉的刀气,随着挥砍没入对方的身躯,对方闷哼了一下,鲜血抑制不住的从嘴角流下。

    他的心脉被林呆呆斩断了,直接气绝身亡,十分干脆。

    “接下来该你了,你让我有些不开心,按照你的逻辑来讲,你也可以去死了,下辈子记得要做一个心胸豁达的人,这样才能够对得起你的身材嘛。”

    “你你……你敢杀我?”

    这个新上任没多久的伊维子爵,被林呆呆那狠辣的手段,吓得连连后退,发出色厉内荏的质问。

    后面威胁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林呆呆平淡的点点头,语气有些欢脱的说道:“我敢啊!”

    手起刀落,一颗猪头便掉落了,那围观的人群都被吓了一跳,非常整齐而有默契的后退了几米。

    谁也没有想到,林呆呆说敢那是真的敢啊,下手更是一个快准狠,一刀一个完全不给还手的机会,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还在享受着杀人之后的余味。

    事实上,林呆呆并非是在回味,更不是在享受。

    你问他杀人有什么感觉,他会告诉你,没有任何感觉,你踩死蚂蚁是什么感觉,他就是怎么样的感觉。小时候你玩弄昆虫,把它们给玩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感受,他大概也就是那种感觉。

    林呆呆是林衍的分身,他知晓林衍的人生经历,但情感认知这些,林呆呆有着他属于他的独立系统,不被林衍所干涉的三观。

    林衍是有人性的,尤其是现在,人性一面就是主导,所以林衍的一切行为,都很像是一个人。

    可林呆呆没有,因为在诞生的时候,林衍还没有完全摆脱丧尸的身份,因为这个影响,所以林呆呆一开始,是有丧尸成份残留的,他有丧尸,生命之树,甚至是爆熊的残余,但就是没有‘人’的成份。

    这也就是林呆呆会成为独立的个体,与林衍有着巨大区别的缘缘由,所以他的行动,你很难用常理来推断。

    你以为他是因为杀了人而愉悦,其实不是的,他根本没有感觉,之所以会露出回味的表情,那是因为此时他正在想。

    本体杀了一个伊维子爵,自己杀了一个二代目,真是完美啊!

    初代和二代目伊维子爵,分别死在林衍和林呆呆的手上,这还真是一种特别的缘份。

    当然,当事人肯定不会想要这样的缘份,只可惜孽缘是躲不掉的。

    “卡殿,走!”

    卡殿上前拉住林呆呆,带着他和女帝进行瞬移,瞬间离开酒馆,到了城外。

    卡殿往返几次,将其它的丧尸都给带出来,在这一段时间里,林呆呆和女帝则进行了一番探讨。

    “我是不是做错了事情?”

    ‘为什么这么问?’

    女帝有点不解,眉头微蹙反问道。

    “说好的去踩点,但我好像让事情变得复杂,把你的打算给破坏了。”

    “这可算不上是破坏,毕竟我说去踩点,也不过只是走一个程序,提前了解一下罢了,无论中间发生什么,都没有影响啊。”

    嗯,只是踩点而已,以女帝的精神感应,只要在一千米以内的距离,那么整栋酒馆一切,女帝都可以弄清楚了,连进去都没有必要,整个过程也不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将对方的底细给摸清楚了。

    陪林呆呆进去,顺便吃一顿火锅,只是因为陪伴而已。

    “话说回来了,你高兴吗?”

    “嗯……心情很不错的,有点成就感。”

    “成就感,为什么?”

    “因为我跟本体做了一样的事情啊,不过现在想想,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这说着说着,林呆呆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没有做完,似乎是缺了某个步骤,以致于感觉不是很完整。

    想了好一会之后,林呆呆这才想起来,是差了点什么。

    “我忘了将尸体给吸收了,浪费粮食是可耻的,那头猪就算了,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但那两个护卫的实力阶位,还算是可以的。”

    得,林呆呆在某些方面上,还是继承了林衍的风格。

    就是这个抠门,哦不,应该说是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才对。

    “算了吧,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再专门跑一趟。而且你把伊维城的领主给杀了,现在伊维城是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的,太招摇可不好,有可能会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产生一点影响。”

    “我们晚上还要继续行动?”

    卡殿表示有点吃惊,就这点距离,女帝肯定知道伊维城此时乱成什么样子了,也就是酒馆的实际主人是黑暗圣堂,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早就被查封顺便抄家了。

    经过这件事情,酒馆那边肯定是会打起十二分精神的,这都打草惊蛇了,晚上还要继续行动,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将对方放在眼里啊。

    女帝轻轻一笑,那笑容有些轻蔑,但更多的是自信。

    “当然,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担心,他们会有所防备。’

    “有所防备才好啊,不然一点挑战都没有,你不觉得很无趣吗。而且这样也好,领主死了,城中的防卫力量,都是去抓捕凶手了。就算伊维家族有高手出动,也会以追捕凶手为主,所以我们做事的时候,手脚麻利干脆一点,不闹出太大的动静,那就不会有人来干预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