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看 > 我就是神! > 第一百五十四章:生命的多样性

我就是神! 第一百五十四章:生命的多样性

    食之祭司蓝恩再度带人来到了峡谷中的黑暗沼泽,花费了小半个月才把沼泽之上熊熊燃烧的大火扑灭,将沼泽地底深处储存的火素彻底释放了出来。

    冲天大火渐渐平息,方圆数十里不断散发蒸腾的灼热感也终于缓缓降低。

    蓝恩站在诸多祭司的中央,操控着天空之中的一个面条脑怪布置下精神力屏障。

    “要出来了。”

    “一个也不可以放走它们。”

    随着蓝恩的声音落下,峡谷深处传来了怪物的咆哮。

    “吼!”

    十几个三阶火魔怒吼着从黑暗沼泽之中冲出,但是将要面对的是站在悬崖之上的一整个祭司团。

    这些三阶火魔每一个都暴虐无比,凶狠阴毒。

    它们仇恨这世上的一切,它们想尽一切办法维持着自己的生存,提升自己的力量。

    它们源自于神殿祭司的神血和精神,这些神殿祭司被哈鲁用残酷的手段杀死炼成火魔,痛苦和仇恨的情绪依旧保持在体内。

    之前,还有着哈鲁进行奴役他们让它们不能反抗。

    而现在哈鲁死掉了,它们就彻底失去了控制。

    它们每天白日里会沉睡在沼泽深处,等到夜晚就会飞入那些村镇城市之中,掠夺三叶人城镇之中的活物、矿石等东西带回峡谷,当做了祭品来补充增强火魔之瓶的力量。

    那些小火魔只是在他们的操控下作乱,如同他们的驾驭的奴仆幼兽一般。

    这一场灾祸从某种意义上正是哈鲁的恶行遭来的报复,只是却应在了这些其他无辜的三叶人身上。

    上百名祭司联手施展各种神术轰击在那些祭司身上,一个个泥膏怪如同皮球一样弹跃而起扑在了大火魔身上,将他们裹住让它们飞不起来。

    最终。

    只有一个三阶火魔突出重围,带着哈鲁的魔瓶冲上天空。

    这个才是它们的核心,也是奴役束缚它们的东西。

    只要魔瓶没有被破坏,这十几个大火魔就难以被杀死,哪怕火魔之躯被毁灭了,只要补充火素就会接着在瓶子内重生。

    从这方面就可以看出哈鲁制造的这件神术道具的强大。

    “火魔之瓶!”

    蓝恩立刻注意到了,他直接一跃而起朝着那天空而去。

    几个面条脑怪直接缠绕在蓝恩的身上,拖着他向那火魔追去。

    蓝恩伸出手,一个晶体出现在他的手心爆射了出去。

    强烈的冲击波出现在空中,刚好击中了那只火魔。

    火魔胸膛虽然被洞穿,不过这种伤势对于它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它死死保护着的火魔之瓶却被余波擦中了。

    “砰!”

    随着一声轻响,火魔之瓶碎了。

    蓝恩根本没有夺取这件强力神术道具的打算,他现在只想要解决目前不断蔓延的火魔,让火魔一族彻底灭绝。

    “呜!”

    所有的火魔一瞬间都同时看向了那碎裂的魔瓶,看着它化为几块残片坠落云层,口中发出了悲鸣。

    这些强大的三阶火魔,渐渐的消散死去。

    数百小火魔也失去了控制,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它们在祭司团的围捕下,一个个被击散杀死。

    至此。

    这一场巨大的灾难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是这些小火魔只不过一小部分,这段时间内从沼泽之中逃出的小火魔数以千计。

    这些火魔之种散落到荒野之中的各个角落,他们栖息于一些阴暗角落。

    它们完全透明,它们不可捉摸。

    甚至可以藏匿在城市的一个罐子,一盏烛台之中。

    只要它不冒头,哪怕是祭司很难发现得了它们。

    蓝恩看着焦黑的峡谷和山峰,看着大战过后狼狈的祭司们。

    “一切还没有结束。”

    “还有着更多的火魔之种,隐藏在外面。”

    “我们必须留下来,将它们彻底的清理干净。”

    一名祭司问他:“蓝恩大人,就算我们用尽了全力去寻找这些火魔。”

    “我们真的杀得完吗?”

    蓝恩告诉其他祭司:“但是必须得解决它们,这个种族就不应该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让它们们繁衍开来,将会成为所有三叶人的威胁。”

    “并且源源不断的带来灾难。”

    在场九大神殿的祭司根本不同意蓝恩的说法,他们认为这样不过只是徒劳。

    他们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帮助蓝恩消灭火魔,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

    一名神殿祭司对着蓝恩嘲笑道:“不要说得这么光明正大,蓝恩主祭司。”

    “这里发生的一切,不都是你们真理圣殿弄出来的么?”

    “你这么做只不过是想要弥补你们犯下的过错罢了。”

    神殿祭司带着几名祭司转身离去:“你们自己犯下的过错,自己想办法去弥补。”

    “我只是遵从王的命令前来,接下来的事情与我无关。”

    蓝恩还想要接着说什么,但是目光扫过,早场的祭司早已疲惫不堪。

    他们目光看着蓝恩,可以看得出他们是认同对方的说法的。

    就连冰之神殿的祭司,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甚至蓝恩的学生都在小心翼翼的拉着蓝恩的衣角,他看出了在场所有祭司对饱含着对蓝恩的不满。

    “老师!”

    “就到此为止吧!”

    蓝恩有些失望,他的确是有想要弥补自己过错的意思,但是更多的是在为希因赛考虑。

    而面前这些人,明显不在乎那些逃走的火魔接下来会带来什么。

    更不想去考虑什么久远的将来,还有蓝恩所说的虚无缥缈的威胁。

    反正这里就算再怎么样。

    也和他们无关。

    ---------------------

    火山城。

    名字虽然叫做火山城,但是这里距离火山还是有着很远一段距离,只是远远可以看到那不时散发出黑烟的火山口罢了。

    城内一堵城墙被炸开,不少地方都有着火焰灼烧后的黑色痕迹。

    之前几个三阶火魔带着不少小火魔进犯过这里,造成了不小的混乱,最终被蓝恩的几个学生逼退。

    随着大批祭司从黑暗沼泽撤回火山城的当天,妖精进入了这个东部边境最大的城市。

    她行走在街道之上蹦蹦跳跳,突然好想发现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

    她打开了一个扔弃在街角的破罐子,一图案看不清的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

    妖精吹了一口气,一团星光就将它束缚住了。

    这是一只小火魔。

    它看上去就是一个透明的小气团,随着妖精一惊吓刺激,立刻冒出了火焰变成了一个小火苗。

    它瑟瑟发抖,就好像一只恐慌失措的幼兽。

    “不要害怕!”

    “我并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你。”

    随着妖精了解的深入,她渐渐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了解了火魔这种生命。

    火魔是一种人造的特殊生命,初生它并没有太高的智慧,更像是一群奔跑在大地和天空之中的野兽和飞鸟。

    真正拥有智慧和疯狂的,是火魔始祖哈鲁和他用三叶人血脉制造出的那些大火魔。

    但是现在,这些大火魔已经都死了。

    “被怨恨和诅咒所吞噬的大火魔已经死去了,剩下的小火魔就恢复了平静了。”

    妖精抓着这个小火魔:“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危险,就是智慧相比三叶人差了太多。”

    “是因为血脉的不纯净吗?”

    妖精此次到来,并不仅仅是为了看一看火魔是什么样的,还是为了问食之祭司蓝恩一个问题。

    城内的因赛神殿。

    神台上有着因赛神的神像,形象看上去像是一个散发着光芒的星辰中,有着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深夜里,妖精抓着一只小火魔降临在了神殿之内。

    妖精先是向着神像行礼,然后目光看向了深处。

    她的视角从现世堕入了梦境,立刻看到了周围那一个个漂浮升起的虚幻之梦。

    各种各样不同的梦,她选择了一个进入其中。

    这个梦是由一座座工坊组成,可以看到各种食物和点心堆积成山。

    是食之祭司蓝恩的梦。

    而此刻的蓝恩却不在工坊内看着他最喜欢的食物生产出的画面,而是站在了工坊的顶部看着远处。

    可以看得出,他非常的忧愁。

    老师的离开、哈鲁的死都给予了他巨大的打击,他甚至开始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目前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将老师和哈鲁制造出的魔怪毁灭掉。

    至少。

    不能够让这样的东西留在这个世界,损毁老师桑德安的名誉。

    这也是他如此执着的原因。

    妖精突然出现在了蓝恩的身后,开口问他。

    “蓝恩,为什么一定要将火魔们彻底灭绝呢?”

    “被诅咒的怨念已经散去,火魔也重新平静了下来,新生的生命或许也能够起到对文明促进的作用呢?”

    食之祭司迷迷糊糊,他只是在做着自己的梦。

    “当然。”

    “必须将它们灭绝,将哈鲁所犯下的过错弥补。”

    “我不想再看到它们伤害任何人,不想再看到城镇被火焰吞噬的场面。”

    “这个世界是属于三叶人的,它们的存在只会占据和压迫三叶人生存的空间。”

    在妖精掌控的梦里,没有人能够欺骗她。

    这也是蓝恩真正的想法。

    妖精突然明白了,这是一种没有办法缓和的冲突。

    妖精叹了口气:“难道就不能共处吗?”

    “如果魔怪不能在进入三叶人的世界,你能够接受它们的存在吗?”

    蓝恩笑了起来,他觉得这个问自己问题的人实在是有些单纯。

    他想起了那些排斥自己的神殿祭司,想起了自己在冰之神殿处处受阻的状态。

    “人连自己的同族都无法完全信任,又如何去信任一个怪物呢?”

    妖精点了点头,她突然有些懂了三叶人这种存在。

    “哦!”

    “却是……是这样啊!”

    蓝恩从睡梦之中悄悄醒来,而妖精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神殿的天空之上。

    月亮下,一个热气球飘了下来。

    妖精飞上了吊篮,跟随着它一起追着云层和弯月。

    她站在夜空之中,俯瞰着大地和城市。

    目光陷入了深思,她开始思考起了一个问题。

    曾经的人间三叶人和魔渊之民各安其事,一个占据了大地,一个占据了海洋。

    在妖精看来三叶人便是神灵允许的大地主宰,统御信仰因赛神的国度他们便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所以她便不自觉的认为。

    有利于三叶人整体的便是正义,伤害大多数三叶人的便是邪恶。

    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智慧种族,他们为了争夺生存的权利和领地而发生了战争。

    谁是正义,谁又是邪恶呢?

    如果妖精并不是被神灵所宠爱,和三叶人一样居住在大地之上。

    那么三叶人是不是也将他们视之为可怕的威胁,要将它们赶尽杀绝呢?

    “神将天空、陆地、海洋许给了莱德利基的血脉,希因赛的三叶人占据了大地,魔渊之民占据了海洋。”

    “魔怪作为智慧血脉诞生的种族,也当然拥有生存的权利。”

    妖精看向了荒芜的大地,孤零零的只有三叶人。

    如果按照三叶人的想法,将每一个新生的种族和生物灭绝,这个世界不就永远如此荒芜和寂静吗?

    “每个种族都有资格生存在大地之上,因为只有这样……”

    “生命才会开出不同的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