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看 > 重生之从无敌开始 > 030-蚀骨煎魂

重生之从无敌开始 030-蚀骨煎魂

    “该,该死的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如置身于冰窟之中的周鼎不断的打着冷战,极为恐惧的问道。

    他能感觉的到,随着贾岛刚才的动作,进入自己身体内有一个东西。

    那东西跗骨吞髓,正吸收着自己的生命力。

    贾岛居高临下的看着疯狂的周鼎,道:“我说过,杀了你只会脏了我的手。所以,我只是给你下了一个诅咒。名为蚀骨煎魂蛊。”

    周鼎浑身一颤。

    贾岛转身向床边走,一边走一边道:“这种蛊每七天发作一次,每次发作,浑身骨头都有被碾碎的感觉,同时,精神也会感受到火烤一般。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便会骨碎魂消,彻底身亡。”

    说到这里,贾岛已经走到了床边,将外套脱下,盖在甘媛媛身上,将其抱起在怀。回头望着周鼎,眸子里带着波澜不惊的平淡:“所以,好好享受剩余的时光吧,你这个人渣。”

    说完,贾岛便不顾诅咒发作的而大声嚎啕的周鼎,径直离开房间。

    走出房间来,其余客房中的客人在听到704房嚎啕声中全都走了出来,疑惑的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比及看到贾岛抱着甘媛媛出来时,众人都懵了。

    记得一个小时前进704的那个男的,不是他啊。

    酒店服务员这时候跑过来,她刚进了704查看情况,结果却看到满地打滚,砰砰拿脑袋撞地板的周鼎。

    “先生,请留步。”

    服务员小跑来,大喘气的问:“请问您和704的周先生什么关系,为什么他那么痛苦?出什么事了?”

    贾岛面色不变:“没什么,他口及毒吸多了,你们酒店可以报警给他带走了。”

    说完,贾岛便不理会惊愕中的服务员,抱着甘媛媛进入电梯,一路下来大厅。

    他才下来,就被大厅里的几个保安给盯上了。

    也是,贾岛穿着一身地摊货,出没于住客非富即贵的金銮国际酒店中,怀中还抱着一名容貌出众的少女。

    别说保安了,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起疑心的。

    只见几个保安走上来,伸手将贾岛拦住,面色平静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么?”

    说这些话的时候,保安还一副谨慎表情看着贾岛。

    贾岛皱了皱眉,不理会保安继续向前走。

    保安见状,便又赶上一步拦住:“这位先生,请问您和您怀中的小姐是什么关系,请您回答。”

    “他是我妹妹,有问题么?”

    贾岛平静说道。

    保安呃了一声:“我可以看看您的身份证么?”

    贾岛无所谓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保安看了一眼,并拍了照,这才交换给贾岛。

    只是,他们却不准贾岛离开。

    你这走了,要出了什么事,损害的不还是我们酒店的名誉么?

    这么被拦着,贾岛也有些不满了。

    虽然保安们的做法是对的,也是负责的表现。

    单则一件,自己不能带着甘媛媛就坐在这,家里甘姨这会儿应该下班了,找不到自己和甘媛媛,该有多着急啊。

    最最重要的是,甘媛媛不醒,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总不能硬闯出去吧,朕要这么做,怕是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心里这般想着,贾岛便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找一个地方,用真元消除甘媛媛体内的迷药,让她早些醒来。

    在大厅里肯定是不行的···既然这样···

    心想着,贾岛便站起身来,朝着酒店前台走去。

    他来的时候,前台的两个招待正低头说些什么。

    啪一声。

    贾岛将身份证拍在柜台上:“请帮我开一间房。”

    话落下,两个招待抬头,脸上带着鄙夷的神情:“对不起,我们拒绝为你服务。”

    这么一说,贾岛不明白了:“为什么?”

    两个招待拿手指着大厅沙发上躺着的甘媛媛:“因为我们不知道您和这位女士什么关系。所以,我们无法对你提供服务。”

    “她是我妹妹。”

    贾岛这话出口,一个招待嘴角露出不屑,呵呵一声,低声道:“你说我们就相信了,谁知道是不是你是捡尸人,跑到什么酒吧门前捡来的女孩?”

    贾岛听力灵敏,听到了这个招待的嘟囔,顿时,心中火起。

    两个前台看着是在为甘媛媛考虑,但贾岛一想起周鼎开房成功的事情时,就觉得恼怒。

    贾岛不相信,当时周鼎来时,两个前台没有注意到昏迷的甘媛媛。

    说白了,她们还是看自己和周鼎的穿戴以及身份不同,区别对待罢了。

    想到此,贾岛双眼眯起:“你们当真不给我开房?”

    一个前台打了个哈欠:“行了行了,你还厉害上了。在那位小姐醒来之前,你就在大厅里呆着吧,那都别去。如果你想闹事,我们不介意让保安给你扔出去。”

    随着前台话落下,果真有几个保安围了上来。

    贾岛见状,冷笑声不止。

    有意思,有意思啊。

    同样都是开房,有权有势的周鼎做就理所应当,自己做就会被怀疑是不正当的行为。

    这般双标,真的好么?真以为我不敢砸了你们酒店不成?

    就在贾岛心下愈冷之际,酒店大门处,走进来了两人。

    一女一男。

    不是别人,正是拜访东州前辈的皇甫玉儿和她的保镖。

    二人正好是住在这家酒店。

    进来大厅,皇甫玉儿一眼就看到了前台招待处的热闹。

    她隔着人群看到了脸上带着愠怒的贾岛,咦了一声,在保镖好奇的目光中,走了上去。

    “怎么了怎么了,这么多人干嘛呢?”

    皇甫玉儿一边走着一边问着。

    酒店里的人都是认识皇甫玉儿的,见她来,连忙低头:“皇甫小姐,您回来了。”

    皇甫玉儿嗯了一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招待指着贾岛把情况一说,并表示怀疑贾岛是捡尸的。

    皇甫玉儿闻言,噗嗤乐了:“你们想多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捡尸跑到这样的大酒店里开房呢。那些渣滓,恨不得一分钱都不拿白嫖呢。”

    “可是···”

    皇甫玉儿一挥手:“没什么可是的,他不是捡尸的。”

    招待懵了:“皇甫小姐,您怎么这么确定?”

    皇甫玉儿手指着贾岛:“很简单啊,因为我认识他。”

    说着,皇甫玉儿还冲贾岛一勾脑袋:“对吧,小弟弟。”

    贾岛也没有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皇甫玉儿,而且,又一次是皇甫玉儿帮着自己解了围,当即抿了抿嘴不做声。

    皇甫玉儿便伸手向贾岛:“我叫皇甫玉儿。”

    贾岛并没有伸手上去:“贾岛。”

    在听到贾岛名字的刹那,皇甫玉儿吃了一惊:“你就是贾岛?”

    贾岛破带着疑惑表情看皇甫玉儿:“怎么了?”

    皇甫玉儿忙摆手:“没,没什么。”

    说着,皇甫玉儿就回头冲招待道:“帮他开房吧。”

    有皇甫玉儿做担保,招待也没办法,只能给贾岛开了间房。

    两次被皇甫玉儿帮忙,贾岛也有些不好意思,便道:“你记一下我的电话,下午出来的急,没带钱,等明天我把药钱给你。”

    皇甫玉儿笑了笑,并不放在心上,但还是将贾岛的电话给记了下来。

    这时候,前台开好了房,对贾岛还有些提防道:“你好,一共是一千二百元。”

    贾岛闻言,回头看皇甫玉儿。

    后者愣了愣。

    “你带钱了么?先借给我一千二,等明天一块还你。”

    皇甫玉儿:“···”

    好家伙,带着小女朋友开房还让姐姐我拿钱。

    无语至极,皇甫玉儿拿出了一千二给了贾岛。

    交了钱后,贾岛对皇甫玉儿说了声谢,便回沙发,抱着甘媛媛上了楼。

    望着贾岛离去的背影,皇甫玉儿若有所思。

    她的保镖见状,再也忍不住好奇,问道:“大小姐,您刚才为什么在听到那小子的名字时这么吃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