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看 > 仙门小师妹她有美食系统 > 第五十一章 妖毒缠心

仙门小师妹她有美食系统 第五十一章 妖毒缠心

    远的不说,珑女日后的名声呢?她也是他唯一的女弟子啊。

    她日后的前尘,姻缘,又要如何说。

    摇光痛心疾首,他实在是无法想象此事倘若被揭露,紫府将面临什么样的腥风血雨,外界又如何看待他们紫府的人。

    摇光此刻坐在房顶,满天雨都比不上他的心凉,他憋屈啊。

    这件事情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他总不能………唉,罢了罢了,日后提醒提醒寂无名吧。

    但愿寂无名没有同样的心思,否则……他绝不会轻饶他们的。

    顶着一口闷气,摇光将蜂蜜烙留下,转头冒雨离开,没有人知道,便是最好的结果。

    不知过了多久,风雨初歇,远方霞光炸现,无尘殿上彩虹像是桥梁一般连接各座殿宇。

    云雾在霞光之中浮动,鸟雀在枝头鸣叫,蝴蝶在花间飞舞,逆流而上的锦鲤发出彩色的霞光,鱼尾拍打着水面溅起玉露一般。

    遥知知被一道强光射在眼睛上。她抬手想柔一柔,但是显然她忘记了她受伤的右手。

    “嘶~”真他……母亲的痛啊!!!

    从疼痛中清醒,这样的感觉遥知知她真的不想在体验第二次了。

    真的太痛了。

    “什么味,好香啊。”

    疼痛显然挡不住一个吃货的躁动。

    寻着香味看去,一盘蜂蜜烙正静静的放在地上,遥知知将蜂蜜烙端过来,才发现她身上的毯子。

    “摇光见鬼了,竟然这么贴心?”还带毯子!不不不,这绝对不是摇光,应该是珑女师姐让带的。

    唉,果然还是女孩子比较贴心。

    系统欲言又止,算了,没必要说。

    “宿主,你感觉怎么样了。”

    遥知知用灵力感受了一下,她的内伤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这外伤还需要些时间恢复。

    “好多了,没事。”

    “那就好,宿主,你好好休息。”至于别的事情,不着急。

    将毯子收起来,蜂蜜烙已经将遥知知的心给填满了。

    蜂蜜和着面粉,煎的两面金光,蜂蜜被大火灼烧的焦脆,吃起来满口香甜。

    “唔~师姐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蜂蜜烙可真好吃啊。”

    不仅好吃,关键是甜啊,甜而不腻,暖到人心间,就像是她的人一般。

    美食在另一方面也代表了一个人吧!

    殿内。

    “咳咳…”寂无名突然之间满头大汗的惊醒。

    “师尊,你没事吧。”诸青璇连忙走过来,探了探寂无名的额头。

    寂无名后退一步躲开:“没事,她好些了吗?”

    下雨了!天凉。

    诸青璇面色一僵,她一点都不像知道他说的是谁:“师尊,说的是…”

    “遥知知,让她来见我。”寂无名突然躺下看着殿顶。

    他做了一个梦。

    他却不想醒过来。

    醒了,却清楚的知道梦只能是梦。

    “师尊,师妹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白衣使出手治疗了,你就放心,好好养伤。”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问遥知知好不好。

    为什么不问问她啊?

    为什么?

    寂无名抬手捂住眉眼,冷汗从脸庞滑落,殿在一声惊雷,他突然坐起,白发随意凌乱的披散着,衣衫半解露出胸膛,眼眸水红。

    任谁见了,都无法将眼前之人和那高岭之花上徽仙尊联系在一起。

    一声雷,不仅响彻了云霄,还震动了寂无名的胸腔。

    寂无名,你是谁?

    一声疑问,在他心间回荡。

    他是谁?

    他是谁?

    他是寂无名啊,为天地而生的寂无名啊。

    “师尊,你怎么了。”诸青璇看着寂无名突然坐起的模样,心中越发担心,难道是妖毒发作了。

    “哈哈哈哈。”寂无名突然低头笑出了声?对啊,他是寂无名啊,为天地而生,从来都不属于他个人啊。

    “师尊,你怎么了。”诸青璇越发的担心了,这样的寂无名她觉得有些害怕,就像是着魔了一般。

    “没事,本尊没事,妖毒缠心你不必担心,青璇,不用去叫遥知知了,传本尊仙令。”

    寂无名抬手,眼角猩红,但是眼神却格外清明:“上徽座下记名弟子遥知知,自今日起逐出本尊座下,菁霜城归来,永生永世囚于断生海底不得出!”

    永生不见也不必再念。

    不得出!永生永世!

    诸青璇眼神一亮,永生永世囚于断生海底,这可是生不如死的惩罚啊。

    看来这一次师尊是容不下遥知知了。

    “是,师尊。”

    “此令你记住了,待从菁霜城归来,便是此令生效之时,你让她下去吧。”

    “是。”

    “好家伙,果然是最毒男人心啊。”遥知知趴在窗口,将寂无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永生永世的囚禁,不如一刀杀了她。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要被关押在断生海底啊。

    他nn的,坏男人。

    郯渊突然道:“你可以选择投靠我,和我一起远走高飞。”

    寂无名为何这样,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

    妖毒缠心,他居然也有了凡心。

    “不了,那我觉得还是寂无名可靠一点?”毕竟寂无名只是要囚禁她,郯渊这厮怕是要害死她。

    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唉,你可能不知道断生海底是什么样的。”当然他也不知道,他就是想诈一炸。

    “大佬,劝你不要给我搞什么阴谋论,你要是想出来最好是求求我。”系统空间,没有她的同意,天王老子都出不来。

    “是吗?我觉得这里挺好。”

    求,他郯渊这辈子还没说过这个字呢?

    “遥知知,你最好是永远都别放本君出来。”上一个威胁他的人,如今连鬼都做不了了吧。

    “大佬,别呀,何必这样互相残杀呢?双赢不好吗?”

    他需要她带他去菁霜城,而她需要他保护,为什么一定要你死我活呢?

    “呵,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你难道不懂?”她是有野心的,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可不能信,更别说是合作了。

    “你听话只听了半截,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呃呃呃,她在说什么。

    啊啊啊啊,她指定是有什么大病。

    “嗷,宿主,你原来喜欢这一口?”

    遥知知脑子嗡嗡的,她又想起来系统说的黑相公。

    妈的,她不好这一口。

    求求了,该怎么狡辩……呸…解释,在线等,急!

    郯渊突然嘴角勾起,声音慢条斯理的道:“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