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看 > 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沙优开始重生东京 > 第十八章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沙优开始重生东京 第十八章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眼中的景象向后略去,视野变得模模糊糊。

    ”咦……?”

    等意识到的时候,眼泪已经止不住了,豆大的泪珠从脸颊上滚落。

    引得路过的行人一阵狐疑的目光。

    “为什么……?”

    荻原沙优喃喃道,用衬衫的衣袖擦拭着眼泪,即便如此,它却依然无止尽地涌了出来。

    脑海中全是那个不知名的少女和加藤悠介抱在一起的画面。

    「她就是那个花香的主人吗?」

    这个疑问浮上心头的瞬间,立刻滋生出一种讨厌的情绪。

    察觉到这一点的沙优立刻明白了其所代表的含义。

    “……哈哈,不会吧。”

    明明泪水在不停地流淌,她却忍不住冷冰冰地笑了起来。

    名为嫉妒的情绪萦绕于心头。

    嫉妒着那个她完全不认识的女生。

    嫉妒着对方与加藤悠介作出的亲密举动。

    荻原沙优甚至傲慢地想着。

    「希望加藤悠介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真的……真的是个……”

    胸口疼痛到好似快要破裂了。

    痛到难以衡量的地步。

    “傻瓜……”

    她小声啜泣着,然后跑了起来。

    “……必须要离开……”

    去哪里?

    她不知道,只是——

    「绝对不可以回到那里去。」

    不然的话……

    “……如果继续待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我肯定会妨碍悠介获得幸福。”

    轰隆。

    银白色的闪电划过天空,天空滴滴答答的下起雨来。

    沙优的脸上露出一个悲伤的笑颜,迎着雨水在夜里疾奔。

    她就这样漫无目的跑着,只是随心的选择了一个方向,然后便一直跑,一直跑。

    直到力竭方才停下脚步。

    荻原沙优抬起头来,发现自身正处于一条人潮稀少并略显昏暗的林荫道上。

    面前的道路出现了分岔,一条是通往更加昏暗之处的下坡,另一条则是通往上方的阶梯,有一种会走到宽广之处的氛围。

    她扶着栏杆走上台阶。

    道路两边的路灯逐渐增加,视野也变得愈来愈明亮。当她爬完楼梯后,映入眼前的,是一座草皮茂盛的整洁公园。

    一旁的道路上并排着许多张木质长椅。

    周围的公寓大楼林立,万家灯火从窗内透光而出。

    稍远之处还有一座以水泥打造而成的开阔空间,看样子这边应该是属于住宅区的配套设施。

    “嘶哈……”

    荻原沙优哈了一口气。

    雨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带着丝丝凉意,渗入肌肤,穿过毛孔,然后浸入心脾,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裙子也是粘粘乎乎的贴在腿上,走起路来十分沉重,沙优双手抱肩的走到了一张长椅前,也不顾上面的积水,就这么直接坐了下来。

    轰隆——

    又是一道银蛇穿破乌云,并于霎那间照出了一张姣好的容貌。只是眼睛空洞无神,身体也是一动不动的,宛如一座石塑雕像。

    哗哗——

    哗哗——

    雨不停地下着,打在树梢上,打在枝叶上,打在少女的脸上。

    落在地面上,落在泥土里,落在少女的心里。

    空寂无人的环境里,少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长椅之上。

    双腿并拢着,身体蜷曲着,并止不住的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

    “……又逃跑了呢。”

    沙优喃喃着。

    “不是因为不幸……只是因为太幸福。”她断断续续的说道:“但是只要一想到总有一天那个人将不在需要我……而被他抛弃的话,我就……”

    化为实质的悲伤充盈于身体,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白。

    “……所以不可以回去,不可以去想,不可以再麻烦那个人……”

    “那也只有逃了吧,就像上月那时一样……不,应该是从更久之前……毕竟我很擅长逃避呢。”

    她吸了吸鼻子,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用一种刻意的轻快语气说道。

    “逃呀逃呀,不断的逃离害怕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只是为了持续的「坐以待毙」而滑头地采取着各种行动,到头来就这样在得不到任何答案的情况下活着……”

    “沙优啊沙优,你不是一直都这样做的吗?所以这次也一定……”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滑落,混杂着雨水啪嗒啪嗒的掉落在地上。

    “……咦?”

    沙优低垂下目光,抬起手掌,有些呆呆愣愣的看着被接捧在掌心上的泪珠,然后急忙用手去擦眼睛。

    “不可以啊……为什么要哭,明明已经做好决定了,这副样子如果被悠介看到的话……的话……”

    停顿了数秒钟。

    “……悠介……”

    她呢喃着,鼻子酸酸的。

    “想回去,想回那个人身边……”

    双手并拢在一起,捧在脸上,温热的眼泪从指缝间蔓延出来。

    “好不甘心……不想就这样和那个人分开,所以拜托了……拜托了……”

    小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少女的声音里带着呜咽。

    “……悠介,请找到我……”

    承载了少女诚挚祈愿的话语传入了雨中,送入风里,不知会飞往何处。

    唰啦——

    衣服的抖动声在脑袋上方响起,一件黑色的单排扣制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上面仍带着些许余温。

    清新的薄荷香气将她所包裹,那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如葱白般的纤细手指轻轻地分开,映入眼中的是一双深棕色的皮鞋,上面满是泥点。

    荻原沙优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如墨汁般漆黑的眸子,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的东西正顺着对方的脸颊流淌至下颚。

    身上还穿着打工时的深蓝色衬衫,整个人淋得像只落汤鸡似的,衣服紧贴着皮肤,衬托出健美的身材。

    脸上带着荻原沙优从未见过的表情,少年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平静的说道。

    “我们回家。”

    说着,对方将手从她的背后以及腿弯后穿过。

    嘴里发出一声小声的惊呼,等荻原沙优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对方所抱起。

    脸上带着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的表情,沙优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张脸,似乎要将它铭刻在心一样。

    “悠介……”

    她抽抽噎噎的说道,并顺从的躺在对方怀中,双手环住加藤悠介的脖子,然后凑上脑袋,情难自禁的印上一吻。

    柔软的唇部有些冰凉,尝起来咸咸的。

    加藤悠介身体一滞。